48688049

新闻中心 分类
全球疫情告急 中国危与机并存发布日期:2020-03-28 浏览次数:

最近一些天以来,继中国大陆之后,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突然大爆发,大约200个国家或地区出现不同程度的疫情。世界卫生组织(WTO)已经将疫情定性为“全球性流行病”(pandemic),数十个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甚至“战争状态”,推出封城令等严厉措施。为了抗击疫情,3月26日二十国集团(G20)召开了成立以来的首次视频领导人会议,决定向全球经济注入超过5万亿美元,有针对性的财政政策、经济措施和担保计划,以抵销疫情带来的社会、经济与财政影响。

全球疫情告急 中国危与机并存(图1)

截止2020年3月28日,全球已有60多万人感染,超过2万人不幸病亡,世界范围内不计其数的人被迫困在家中,担惊受怕,焦虑不安。目前来看,疫情堪为一代人以来最严峻的公共卫生危机,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大灾难。除了疫情始发地中国之外,意大利、美国、西班牙、德国、法国、伊朗等国疫情尤其严重,其中意大利病亡人数全球最多,美国的确诊人数超过意大利和中国,成为全球疫情新震中。疫情不仅严重危害人类的生命健康,让数十万人被病痛折磨,而且已对全球经济发展造成难以估量的重创,单是美国就出现过10天内4次熔断的罕见现象。不少分析者认为这场疫情对全球经济的破坏程度可能会远超2008年金融危机。


恰恰在这个过程中,一度因为疫情而陷入巨大困境,全国人员往来和经济活动都被迫骤然停摆,被100多个国家或地区在不同程度上隔离的中国大陆,反倒最早控制疫情,并分享经验,支援海外深陷疫情危机的国家,扮演更加积极和主动的角色。


中国大陆是今次疫情始发地,在经过隐瞒疫情真相、防范失当的初期后,以1月20日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院士揭开“人传人”真相为转折点,先是采取武汉封城、湖北封省的严厉措施,阻断病毒向外扩散,接着又调集全国医护人员、防疫物资支援湖北尤其是武汉,逐渐控制疫情蔓延,有限的新增病例多为境外输入,从而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摆脱疫情危机。3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以武汉市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已基本阻断”。与此相伴随的是,中国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疫情爆发初期的国际舆情危机,不再面临几乎是一边倒的海外质疑声浪,开始获得海外一些认可,意大利、日本、伊朗等多个国家向中国借鉴防疫经验,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称赞中国防疫表现。


不仅如此,与传统欧美大国一度深陷疫情危机,自顾不暇,甚至个别国家之间爆发扣留医用防护物资纷争形成反差的是,中国在国内疫情有所好转之际,就开始援助日本、韩国、伊朗、意大利、塞尔维亚等多个国家,展现了人道主义关怀和“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朴素人类命运共同体精神。据3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介绍,“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中国对遭受疫情的国家感同身受,主动对有需要的国家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向83个国家以及世卫组织、非盟等国际和地区组织提供紧急援助,包括检测试剂、口罩等医疗物资”,“向世卫组织提供了2000万美元捐款,支持其开展抗疫的国际合作”。


随着全球疫情告急和中国对海外的支援,中国逐渐赢得了一些认可和支持。在不久前的七国集团(G7)外长视频会议上,与会国家拒绝了美国的“武汉病毒”说法。一度拿“中国病毒”做文章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舆情压力下也改口了。3月26日G20的视频领导人会议上,中国的作用和分量,比以往更为凸显。最近《纽约时报》刊载了两篇文章,分别为《面对新冠危机,美国不再是一个慷慨的全球领导者》和《中国援助各国抗击疫情,打造全球领导者形象》,描述了在这场蔓延全球的大瘟疫面前,中国正在扮演曾经美国在类似事件上的角色。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全球疫情固然是一场大危机,但如果中国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于他国危难之际伸手援助,不失为一次增加情谊、消除误解、扩充影响力的机会。


要知道,长期以来,因为不同的文明传统、价值观和体制,海外普遍对崛起的中国怀有疑虑、戒惧。比如,早在2011年,美国《时代周刊》(Time)就曾发表文章《为什么我们害怕崛起的中国?》,坦言“最糟糕的是,中国经济增长背后的政治意识形态与西方关于民主和人权的理念截然相反”。再如,2018年6月15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声称中国将“要求其他国家成为他们的朝贡国,对北京叩头”,“试图在国际舞台上复制他们国内的威权模式”。消解此类疑虑的有效办法是多沟通和帮扶,在一起应对人类共同的危机面前建立友谊。


今次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事关生死存亡的世界级大瘟疫有力说明了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利益息息相关,国家或地区之间,需要的是求同存异,相互理解、包容和帮扶,而不是被单一意识形态或狭隘私利遮蔽良知、理性。倘若中国能把握好这个机会,在自身情况允许的范围,多一些担当和人道主义关怀,及时分享经验、雪中送炭,与世界各地一起度过困境,必然有着正面意义。当然,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真诚、耐心、胸怀和智慧,不能低估信任障碍和长期以来的意识形态隔阂,不能好心办坏事,不能像前段时间中国网络上流传的民粹论调那样向世界各国索求感恩,更不能引人反感地自我膨胀、盲目自大。